•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span id="bacbz"></span>

      <table id="bacbz"></table>

    1. <span id="bacbz"><sup id="bacbz"></sup></span>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1. 今天是:
        站內搜索:
        王蓓:往事并不如煙
        作者:程楚安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9909    更新時間:2010/5/6

         

          

          “直到現在我的記憶中還經常出現打谷場上的那塊銀幕,一塊白色的四周鑲著紫紅色的銀幕,用兩根竹桿草草地固定著,燈光已經提前打在上面,使鄉村寂寞漆黑的夜生活出現了一個明亮歡快的窗口!边@是作家蘇童的一篇回憶隨筆《露天電影》,我和蘇童生長在同一個年代,“那不是一個美好的年代,但是在一個并不美好的年代里,會出現多少美好的夜晚,使你忽略了白天的痛楚和哀傷!
          而使我們感到夜晚美好的往往是電影,唯有電影是我們那個時代最好的文化娛樂。
          在我看過許多的露天電影,使我記憶深刻的是在中學操場看過的黑白電影《大浪淘沙》,這部“文革”后首次公映解禁的優秀影片使正在讀高中的我非常向往片中的大學生形象,以致激勵我奮力高考。而電影中愛國、崇仰真理、充滿激情的女學生謝輝,尤其給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20多年后的今天,當扮演女學生謝輝的演員王蓓老師在我面前時,我從她雖已年逾古稀而依然端莊的氣質里依稀可辨當年她風華絕代的姣容!霸谀莸谋姸嚯娪袄镂易钕矚g的還是《大浪淘沙》,這部電影我前后大約看了有十多遍,甚至連電影文學劇本我也買來讀了兩三遍!痹谝姷酵踺砝蠋熤拔以陔娫捓锝o她說過而與她見面握手時還是這句話。
          當我在上海拜謁詩人白樺先生之前,作家陳銀濤女士和畫家侯巍陪我在上海的幾個大書店找尋白樺先生的著作,都沒有存貨,前臺的電腦搜尋都是“已售完”。而白樺先生卻向我推薦說:“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寫的《往事并不如煙》很不錯,剛上市賣得很好!弊谂赃叺陌讟逑壬姆蛉送踺砝蠋熣f,“這年頭青年人誰還看老白寫的書,他的書又不時尚,印數也少!蔽艺f我從1970年代末就開始看王老師演的電影和白老師寫的詩、小說和劇本,“思想優美,以思想悅人”,白老師的作品是以思想在寫作,每個關注歷史、熱愛生活的人都不得不讀白老師的作品。
          我與侯巍住在上海徐匯區丁香園陳銀濤老師的寓所,年已花甲的陳老師每天起得很早為我們做早餐,而王蓓老師也會在早晨打來電話問她“兩個小鬼起床沒有,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上海的冬天寒冷刺骨,而臨近春節又下起了多年未見的第一場大雪。王蓓老師卻從靜安區來到徐匯區,一進門,王老師一邊拍打著身上的積雪,一邊說:“老白給出版社聯系找了兩本書,又從家里搜出了他的書讓我給你送來!
          在陳老師家,我們吃著她親手做的比薩餅和意大利通心粉,王蓓老師對我說:“昨天晚上我們吃飯的時候,我看你和老白聊得很好,你對文藝界很熟悉嘛!蔽覇柾踺砝蠋煟骸啊段溆杺鳌肥悄莸牡谝徊侩娪皢?”王蓓老師放下手中的比薩餅,用餐巾紙揩手,說:“我演電影純屬偶然。1948年的時候,我還在南京師范學校讀書,其時我也不知道電影導演孫瑜從國外回來到南京選演員,我當時正在學校里演一個我們自編的話劇,而孫瑜在臺下看了我的演出對別人說,我正在籌拍《武訓傳》,女主角小桃就定這個女孩兒。就這樣我就進了上海昆侖影業公司。1949年4月的時候,開始拍攝《武訓傳》。昆侖影業公司里有共產黨的地下組織和優秀的進步青年,為了配合全國解放,我們停下了《武訓傳》,又投拍鄭君里導演的《烏鴉與麻雀》,我在片中演的是余小瑛的使女小阿妹。這部電影拍得很艱難,創作人員知道,這個劇本在國民黨的電影檢查處是絕對通不過的,這樣我們就采取了‘陽奉陰違’的辦法,把送審本刪掉一些場景和對話,而實際拍攝的仍是原本。但是,國民黨警備司令部還是發現了這個秘密,對影片的拍攝進行了干涉。影片雖然被禁止拍攝,但創作人員并沒有停止工作,為了以這部影片迎接解放,一方面保留下已經搭好的三堂布景,另一方面則由陳白塵修改劇本,以便把國民黨垂死掙扎的景況,暴露得更為深刻、真實。就這樣,影片在1949年9月繼續拍攝!
          《烏鴉與麻雀》公演后贏得廣泛好評,于1957年獲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選一等獎,王蓓因在影片中優秀的演出也獲得了個人一等獎。這部影片在國外也享有很高的聲譽,直到1980年代,法國和日本評論界還盛贊它是“令人驚嘆、極優秀的杰作!北纫獯罄靶卢F實主義”更早開創了電影藝術新時代。
          “我還是很幸運的,一進入電影界就與當時的優秀導演、劇作者和演員一起拍戲,第一部電影就和趙丹搭檔拍《武訓傳》,《烏鴉與麻雀》又與李天濟、黃宗英、孫道臨、上官云珠、魏鶴齡、吳茵等這么多優秀的演員拍戲,他們對我幫助很大,特別是趙丹,是非常優秀的藝術家!”王蓓提到的這些演員如今有的已不在人世,但他們留在銀幕上的形象卻永遠鮮活地活著。
          建國以后的五、六十年代,王蓓又先后在《紡花曲》、《平凡的事業》、《幸!、《聶耳》、《馬蘭花》、《飛刀華》和《大浪淘沙》等十多部影片中擔任主角或重要角色,并創作和演出話劇《杜十娘》。這些輝煌的成就給他帶來了榮譽,也在后來給她帶來了災難。
          “‘文革’的前十幾年,我幾乎是一年一部影片,這在當時上海電影廠里是唯一的。運動一來我自然是首當其沖,挨批斗,寫檢查,作交代。我在上海電影界是第一個挨打的,他們把我打得啊……”說到這時,王蓓用左手撫摸著她的額頭,她說直到現在這邊還不時隱隱作痛。我分明看見了她的淚水充盈在她雖已老去但依舊熠熠生輝的眼睛里。閃爍的淚光其實是時光的折射。
          “他們狠命地打您,是因為您演了《武訓傳》等諸多的影片?這在‘文革’中肯定是罪加一等,因為早在1951年2月毛澤東就指出了《武訓傳》的反動性,江青也對周揚指出《武訓傳》是宣傳資產階級改良主義的反動影片,必須批判!蔽疫@樣問王蓓,是因為自我懂事起,就知道《武訓傳》是反動電影,這在語文課本里都是有的。而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報》刊載毛澤東為該報寫的社論《應當重視〈武訓傳〉的討論》里還附錄了一些有關歌頌《武訓傳》的論文,這其中就有王蓓發表在《大公報》里的文章《在苦難中成長的〈武訓傳〉》。
          《武訓傳》映出后,正值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之中。歷史記載著:這,決不是對一部電影的討論。討伐才是真實。中國思想文化領域的多舛命運由此開始了。
          “《武訓傳》受到批判以后,我受到的影響不是很大,我當時才20歲,批判也是在文藝界和思想界,那時只是思想改造,還沒有達到人身攻擊和肉體折磨。我拍電影正紅的時候,白樺也是風華正茂,寫詩、寫電影,我那時很漂亮,他拼命地追我,幾乎每天騎著他的紅摩托到片場來看我”。
          1953年,王蓓與白樺在北京參加全國文藝工作創作會議的時候,在會場不期而遇。三年后,兩人因共同的志趣走到了一起。當初,白樺在一夜之間被莫名其妙地打成“右派”,深知自己丈夫品性的王蓓,說什么也不相信白樺會是“反黨”、“反人民”的“右派分子”,她堅信白樺的清白。所以,王蓓不但沒有同白樺“劃清界限”,反而更加從思想上、言行上去安慰他、體貼他。9年以后,文化大革命爆發,白樺和王蓓的日子更加難過。
          “文革”運動初期,當時仍在上影廠拍戲的王蓓,看到滿大街的造反派橫沖直撞,特別是對“牛鬼蛇神”和“走資派”毫不留情的批斗,從心底感到非常氣憤。她把自己對當前形勢的看法,寫信給遠在武漢軍區創作組工作的白樺,誰料想,遠離大都市和斗爭漩渦的白樺仍然遭到造反派們的追擊。他們在清查白樺住所時,從他枕頭底下發現了王蓓書信,隨即把這一情況告訴給上影廠的當權者。說起這些往事,王蓓是很傷感的,她喟然嘆息:“白樺真的是受得磨難太多,歷次運動都少不了他!犊鄳佟肥芘,我們一直想不通,他是非常愛國的呀!他的心眼太好,也太直,對人沒有一點遮掩。曾有好多外國朋友要他到國外定居,他都拒絕了!
          我對王蓓說:“文革”之所以是一場浩劫,不僅是大革文化的命,眾多的普通老百姓在那個殘酷的年代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更何況您和白老師又都是杰出的文化名人,自古雄才都是多磨難!”因為對白樺先生的崇敬而不得不對王蓓老師也同樣致以崇敬,在昨天“三十年代大飯店”的飯桌上,我才會端起酒杯敬王蓓老師,我說假如白老師是一位偉大的詩人,那他身后是因為有一位同樣偉大的女性——那就是王老師!祝您健康長壽。
          王蓓老師也算得上是健康長壽了,她早在1957年的時候就得了癌癥,而白樺又因受胡風案件的影響及被打成右派,多虧有肖華上將和上影廠的廠長張駿祥等領導的關照,才沒有發配至北大荒墾荒,而得以在上海郊區一個軍工廠當鉗工,這樣可以照顧妻子王蓓的生活。一說到這里王蓓還是知足地笑了:“我們還真遇了一些好人,批判《苦戀》的時候,胡耀邦一直對白樺不錯,還有巴金、吳祖光都一直在為白樺說話!
          “文革”結束后,王蓓重返影壇,不僅從事演藝生涯,業余還進行文學創作,她與白樺合作創作了電影文學劇本《曙光》,獨立完成了劇本《惡夢醒來是早晨》,《曙光》還獲得了文化部1979年優秀影片獎。而她的封鏡之作則是參加了夏衍的電影《上海屋檐下》的拍攝!拔彝诵菀院,這是我拍得最后一部電影,從此我不再接片子,有很多導演托朋友邀我拍片,我都拒絕了。我已經老了,退休了,就好好休息,把舞臺留給后來的新人吧。我現在經常是約幾個朋友打打小麻將,一次以30元為限,純粹是消遣。買菜、做飯都是老白包著,有些活兒就請鐘點工,兒子兒媳在美國,我負責照看小孫子!彪y怪,小年夜我們在白樺的摯友陳申智家團年的時候,主人提議在座每個人說一句新年祝辭,白樺說的是“安安靜靜地寫作”,而王蓓則說的是“平平安安地生活”。
          上海的冬天是寒冷的,而今年的上海又下著大雪,這多年不遇的雪越下越大,看窗外已是一片銀裝素裹,連窗臺上都積滿了雪,王蓓的思緒有如紛紛揚揚的雪花,近看片片飛落,遠看又似煙塵彌漫,她所經歷的輝煌與磨難、喜怒哀樂,我以前在銀幕上淋漓地看見,而今這位73歲的老人在敘說往事的時候,還笑著對我說:“唉呀,你看給你說了近五個小時,這都是過去的事情,說說也就過去了!”她敘說的這些往事,或許如煙如夢,但我想在王蓓的心里,這些如夢的往事其實并不如煙……

         
          

        上海電影制片廠著名演員王蓓,原名王淑貞,1931年生于南京,演員。

         
        電影演員王蓓
        1948年,畢業于南京市師范學校,進上海昆侖影業公司任演員。1949年在影片《武訓傳》中扮演女主角小桃,從此登上銀幕。她扮演的小桃,感情真切,形象純樸,贏得了觀眾和影壇前輩們的好評。
         
        影片《人民的巨掌》  

        建國后,任上海電影制片廠演員,相繼在影片《烏鴉與麻雀》、《人民的巨掌》、《豐收》等片中飾演角色。因在《烏鴉與麻雀》中飾演小阿妹,于1957年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獲個人一等獎。
         
        影片《馬蘭花》
        五、六十年代,她先后在《紡花曲》、《平凡的事業》、《幸!、《聶耳》、《馬蘭花》、《飛刀華》和《大浪淘沙》等十余部影片中擔任主角或重要角色,并創作和演出話劇《杜十娘》。
         
        影片《飛華刀》
        影片《飛刀華》中,她扮演一個舊社會走鋼絲的雜技女藝人,在深入雜技團體驗生活的同時,她致力于把握人物的性格,使這個外表深沉文靜的姑娘,在抗擊惡勢力壓迫的時刻,閃耀著江湖藝人倔強的俠義的精神風貌,使人物富有獨特的性格色彩。同年,她在影片《大浪淘沙》中扮演正直,愛國,崇仰真理而充滿激情的女學生謝輝,真實、細膩,準確而且很有分寸地演好了這一人物的思想風貌和內心世界。
         
        片《大浪淘沙》 

        王蓓是位有著較高素養的演員,她不僅從事演藝生涯,業余還進行文學創作,改革開放后,創作了電影文學劇本《曙光》(與白樺合作)、《惡夢醒來是早晨》,均被攝成影片,前者獲文化部1979年優秀影片獎。                   

         
        主辦單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紫陽縣委員會
        技術支持:安康市電子政務辦公室  備案編號:陜ICP備05010534號
        EMAIL:283956432@163.com  地址:紫陽縣紫府路紫陽縣委大院  郵編:725000  電話:0915—4412008
        最佳分辨率1027×768 IE6以上版本瀏覽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无码
      2.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span id="bacbz"></span>

          <table id="bacbz"></table>

        1. <span id="bacbz"><sup id="bacbz"></sup></span>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