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span id="bacbz"></span>

      <table id="bacbz"></table>

    1. <span id="bacbz"><sup id="bacbz"></sup></span>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1. 今天是:
        站內搜索:
        劉華清的航母夢
        作者:施昌學    文章來源:中國政協文史館    點擊數:1000    更新時間:2021/5/18

        劉華清的航母夢

        2020-05-07來源:中國政協文史館

        施昌學/文

        劉華清在批閱文件

           2005年2月3日,農歷臘月二十五。

           上午10時許。海軍司令員張定發上將和海軍政治委員胡彥林上將,來到劉華清住所,向老首長恭賀新春。張定發向老首長報告說:“劉副主席啊,您的愿望就要實現啦!”胡彥林告訴老首長:“中央已經正式決定研制航空母艦啦!”欣聞航母立項上馬,劉華清精神為之一振,豎起大拇指連道三聲:“好!好!好!”劉華清抬起雙手,食指交叉比劃著說:“現在開始搞,十年可能建成服役。但要真正形成戰斗力,還得再花十年工夫!”迎著劉華清期冀的目光,張定發和胡彥林連連頷首,臉上露出贊佩的神色!澳鸀楹侥刚撟C研究做了大量工作,全體海軍將士會永遠銘記在心!睆埗òl深情地說,“希望您保重身體,健康長壽!”劉華清報以欣悅的笑容。

           送走海軍兩位領導人,劉華清想起了20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末主持航母論證預研的歷史……

        一、“航空母艦總是要造的!”

        1985年,劉華清(左二)考察某核潛艇基地建設。

           1984年1月11日,劉華清在海軍第一屆裝備技術工作會議上投放了一顆“震撼彈”——“海軍想搞航母的時間也不短了。由于國家經濟能力不行,看來90年代以前已沒有這個可能了。但是,航空母艦總是要造的!”這是劉華清就任海軍司令員以來,首次就建造航空母艦在公開場合表明決心和態度。

           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期,劉華清任艦艇研究院院長時就十分關注世界海軍強國航空母艦的發展和應用,思考過航母研制問題,并于1970年親自主持起草了新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航母工程報告。這是一段鮮為人知的秘史。

           1970年早春,海軍黨委意外接到中央最高決策層關于研制航空母艦的指令。這項“非常光榮的政治任務”,幸運地落到了劉華清的頭上。由此發軔,中國航母令他魂牽夢繞整整40個春秋,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1970年5月16日,是應該被載入中國航母發展史上一個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日子。這一天,劉華清主持完成了題為《關于建造航母問題的初步意見》的報告。這份收存于海軍檔案館的報告,文字不長,對于研究中國當代海軍發展史而言,卻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貴文獻。

           十天后,劉華清在海軍裝備部主持召開了航空母艦論證工作座談會。這次會議首先確定了航空母艦的型號方案,按護航航母和反潛航母兩個方案進行論證,重點是護航航母和艦載機;其次是把論證研制任務分解落實到位。正是在這次會議上,航空母艦研制代號被冠名為“707工程”。

           “這是個歷史性時刻,標志著中國航母從紙上談兵的‘夢想階段’,進入實際操作的‘工程階段’!焙\娧b備部原部長鄭明少將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二、“盡早著手研制航空母艦!”

           1970年9月28日,海軍造船工業領導小組再次召開專題辦公會議,確定航母研制分兩步走:從現在起到1972年底,重點完成科研設計;1973年開工建造,爭取“四五”(1971-1975)末期首艘航空母艦建成下水。然而,令劉華清和所有滿懷“航母夢”熱望的人們始料不及的是,一年后突發震驚中外的“九一三事件”,使剛剛起航的航母工程觸礁擱淺、戛然而止。

        1953年,毛澤東和長江艦上的官兵合影。

           進入20世紀70年代,日益凸顯的海洋主權危機也引起共和國開國領袖們對人民海軍建設的極大焦慮。1975年5月2日深夜,毛澤東主席在召見政治局委員時,抬起左手晃了晃小指頭,對海軍第一政治委員蘇振華說:“我們海軍只有這樣大!边@時已是晚年的毛澤東,卻壯心不已:“海軍要搞好,使敵人怕!^斗,十年達到目標!

           毛澤東關于海軍建設的一系列談話和指示,重新喚起劉華清對早日實現中國航母夢的強烈渴望。時隔五年之后,劉華清第二次建言造航母。1975年9月1日,在那篇著名的《關于海軍裝備問題的匯報》的萬言書中,劉華清向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鄧小平大膽建言:“盡早著手研制航空母艦!”對于劉華清這份包括建造航空母艦在內的“憋不住的匯報”,鄧小平第二天就批轉給了海軍第一政治委員蘇振華:“請你考慮一下,我看有些意見值得重視!

        1980年5月,劉華清在美艦上參觀。

           在劉華清與航空母艦神交十年后,他終于踏上了這個“海上巨無霸”的飛行甲板。1980年5月15日至6月6日,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的劉華清率中國軍事技術代表團訪問美國,為國務院副總理兼軍委秘書長耿飚訪美預作準備。在圣迭戈海軍基地,劉華清先后參觀了“CV—63小鷹”號和“CV—61突擊者”號航空母艦。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級軍事將領首次登上美國航空母艦。盡管劉華清對航母的前世今生并不陌生,但還是被它宏大的規模氣勢和超強的現代作戰能力深深震撼了。當“海騎士”直升機載著劉華清吻別航母甲板時,他激情難抑,立誓明志:“中國海軍一定要擁有現代化的航母編隊!”

        1980年5月,劉華清登上美軍海騎士直升機從窗口查看兩棲突擊艦。

        三、“我們在太平洋應該有發言權”

           1987年3月31日,在海軍機關辦公大樓第一會議室里,受總參謀部首長委派,總參裝備部部長賀鵬飛率裝備部、作戰部等相關部門領導,專程到海軍聽取裝備規劃問題的匯報。

        1979年8月,鄧小平視察海軍北海艦隊,和105艦指戰員在一起。

           “我們在太平洋應該有發言權!”鄧小平八年前視察海軍發出的誓言,再次回響在劉華清耳際。為了實現這一夙愿,他主持研究制定海軍戰略,精心編制海軍20世紀末到21世紀中葉裝備發展中長期規劃。實現海軍戰略的頂層設計和核心力量,就是航母編隊!沒有航母作戰群,“近海防御”海軍戰略就難以實現,海洋大國的地位和權益就難以確保,中國在太平洋就難有發言權!如果說,以往劉華清只是從“外圍”觀察和思考航母問題,那么擔任海軍司令員之后,航空母艦在其心中的分量,“自然大不相同了”。

           早在1983年5月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成立伊始,劉華清就明確交代要把航空母艦作為重要研究論證課題。1984年1月,在海軍召開的第一屆裝備技術工作會議上,劉華清公開提出了研究建造航母的問題。1986年2月,劉華清聽取海軍裝備部工作匯報時,再次提及航母問題:“航母總是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總要考慮。發展航母,可以先不提上型號,而先搞預研!蓖4月和6月,海軍副司令員李景和海軍裝備部部長鄭明應邀先后訪問法國和意大利。臨行前,劉華清特別叮囑他們,要詳細考察法、意兩國海軍的航母建設和發展動向,盡可能多地掌握有關資料。李景和鄭明在參訪中分別考察了法國的“福熙”號航空母艦和意大利的“加利波第”號航空母艦,回國后向劉華清作了詳細匯報。

           1986年8月28日,劉華清聽取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匯報“七五”建設規劃。

           1986年11月18日至20日,劉華清倡議舉辦的首次海軍發展戰略研討會在北京召開。來自軍內外的80多位專家學者,不僅充分肯定海軍軍事戰略和海軍發展戰略,而且一致呼吁盡快啟動航空母艦研制工程。在隨后召開的海軍軍事學術年會上,劉華清兩度發表講話,都對此作出了積極回應。他說,我們為什么要建航母?建航母對海軍有什么用處?對國家有什么好處?對解決臺灣和南沙問題起什么作用?總要算大賬!算的結果是需要搞航空母艦。需要時花錢再多也要干!臺灣問題有戰略意義,不能使臺灣從中華民族中分離出去。否則,我們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1986年5月,劉華清在海軍軍醫學校圖書館。

           1987年1月10日,在海軍第三屆裝備技術工作會議上,面對受邀與會的國防科工委和總參裝備部領導,劉華清敞開思路,暢談航母。

           劉華清說:“現在各國都很注意發展航母,無論是攻擊型的或垂直短距起降的,都是為了解決防空和海上攻擊問題。美國和蘇聯是大搞,其他國家,如意大利、法國、英國這些比較發達的國家也在搞。日本因為是戰敗國,憲法不允許搞,但他要搞也很容易!

           劉華清說:“我們搞困難大一些,財力、技術都有一定困難。如果我們從現在開始考慮,即使速度快一點,也要15年,速度不快就得20年,F在不搞,十年之后再搞,也還有困難。因此,要早論證,早點把這個問題搞清楚!

           劉華清說:“我們搞航空母艦的目的,不是為了戰爭,而是用于維護國家統一,維護海洋權益,維護世界和平。如果我們有了航空母艦,海軍的質量就將徹底發生變化,海軍的作戰能力也將有較大的提高,更有利于我軍執行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

           劉華清說:“搞航母,還有飛機問題。一艘航母,不只是一種飛機,而是幾種飛機都要能夠裝載,F在第一步不能那么復雜,要搞得簡便一些,節省一點,快一點,一步一步地掌握技術。航空母艦上的一套飛行指揮、飛行技術和管理技術也是不容易的。具體怎么上,就要靠我們從作戰和戰略方面進行研究!

        1983年2月,劉華清與南海艦隊駐島水兵交談。

           四年多來,隨著海軍戰略研究的深化與形成,劉華清對中國航母的期盼、渴望與呼喚,意更濃,情更迫,志更堅。他知道,他的海軍司令員任期已屈指可數,最大愿望就是在離任之前,為中國海軍描繪出一幅跨世紀的以航母為標志的具有遠洋立體作戰能力的現代化發展藍圖。

           “不然等上級規劃好了,再放‘馬后炮’就難辦了!”劉華清親自主持向總參匯報的會議,分管海軍裝備科研和海軍航空兵的張序三、李景兩位副司令員一同參加。在裝備部門匯報了海軍2000年前發展設想和“七五”裝備規劃基本情況后,劉華清重點圍繞“海軍核心力量建設”問題,全盤托出了他的思考與主張。關于海軍裝備規劃頂層設計,劉華清開門見山:“第一是航母。我們設想用15到20年時間搞航母的預研,到2000年后形成戰斗力。第二是新一代核潛艇。這兩個問題涉及海軍核心力量的建設。我們認為海軍除抓好其他艦艇、飛機研制外,也要抓這兩個項目的研制!薄斑@兩種裝備搞出來,從長遠看對國防建設是有利的!眲⑷A清特別強調,“這兩種裝備不僅為了‘戰’,平時也是為了‘看’,‘看’就是威懾!”

           劉華清說:“我們想通過發展航母,引出海軍裝備發展的路子來,F在我們這樣規劃,30年后就會看到效果!”劉華清定下航母研制時間表:“我們設想,‘七五’開始論證,‘八五’搞研究,對平臺和飛機的關鍵課題進行預研,2000年視情況上型號!

        四、籌建“航母艦長班”

        1990年,中國第一批“飛行員艦長班”舉行畢業典禮。

           鑒于軍委常務會議提出,將航母和新一代核潛艇研制“推遲”和“放慢”,劉華清表示“理解”,但他堅持認為:“立項上型號可以暫緩延后,論證預研卻不能不做,兩者并不矛盾!薄皯撝С治覀兏泐A研!”劉華清據理力爭:第一,從經費上看,2000年以前并不需要花太多的錢,從撥給海軍的裝備費中也可以解決;第二,從技術上看,發展航母有各方面好處,可以帶動國家和國防需要的有關技術的發展;第三,預研過程中,可以對航母的戰備價值及存在的問題摸得更透,有利于中央和軍委科學決策。

           劉華清的匯報,在總參、國防科工委產生了重大反響,并對中央軍委研究制訂軍隊中長期裝備發展規劃形成了直接影響。對此,劉華清很釋然,也很淡定。按照既定的戰略思維邏輯,他開始為實現中國航母夢謀篇布局了。

           1987年4月初的一天,海軍軍校部部長和干部部部長同時被召進劉華清辦公室!敖衲昵锛驹趶V州艦艇學院開辦一期飛行員艦長班!眲⑷A清下達指令:學員畢業后全部上驅逐艦、護衛艦,從副艦長、艦長,到編隊指揮員,一步一步鍛煉成長!斑@個班人不在多,十個足矣!眲⑷A清囑咐兩位部長:“關鍵是綜合素質過硬、年輕,要優中選優,百里挑一!”

           7月中旬,經過逐級考核篩選和文化考試合格后確定的十名飛行員艦長班學員名單,送到劉華清案頭:他們中間,既有殲擊機飛行員,也有轟炸機飛行員,還有直升機飛行員和飛行教官。不僅軍政雙優,而且除一人生于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其余均為“60后”。劉華清露出滿意的神色,當即批準了這份飛行員艦長班學員名單。9月上旬,當中國海軍首屆“飛行員艦長班”在廣州艦艇學院開辦的消息通過媒體報道后,迅速引起海外輿論的高度關注。西方軍事分析專家普遍預測,中國正在啟動航母研制工程,并將在21世紀初實現百年航母夢。于是,“飛行員艦長班”被境外媒體直接解讀為“航母艦長班”。

           “他的這個設想深深鼓舞了后來人!睍r隔24年之后,共和國第四任海軍司令員張連忠上將,在撰文緬懷其尊為“良師益友”的劉華清時,首度公開證實:“海軍廣州艦艇學院專門舉辦飛行員艦長班,目的就是為將來的中國航空母艦培養艦長!

        五、“中國不發展航母,我死不瞑目!”

           就在首屆“飛行員艦長班”緊鑼密鼓籌辦之時,由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組織承辦的“發展航母研討會”,也經劉華清批準,分別于當年5月和8月在北京舉行。以此為標志,中國航母論證全面展開。

           “航母上馬,‘走’也放心了!弊鳛橹袊侥腹こ痰某珜д、推進者和決策者之一,劉華清在“米壽”之年欣悉中國航母立項建造,心潮難平,感慨系之!

           1987年11月起,年愈古稀的劉華清進入中央軍委決策層,由軍委副秘書長、軍委副主席,晉身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軍委副主席。這是劉華清政治軍事生涯的巔峰十年。隨著國際戰略格局的變化和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加速實現海軍現代化成為民族意志的表達,更是劉華清孜孜以圓的大國海軍夢。而這期間發生的幾個重大事件,也進一步堅定了他推進中國航母研制的決心。

        在“3·14”海戰中勇奪越軍國旗的我海軍官兵

           1988年3月14日發生在南沙群島的赤瓜礁海戰(注:赤瓜礁海戰又稱南沙之戰、“3·14”海戰,是中國與越南為爭奪南海島礁的一場小規模戰爭),將中國海軍在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斗爭中,?兆鲬鸨Φ摹岸掏取避浝弑┞稛o遺。盡管劉華清采取緊急對策,修建了西沙機場和研制了空中加油機,但他十分清楚,這僅僅是權宜之計。執行遠海作戰任務,失去了制空權,再強大的艦艇編隊都將成為敵手實施空中打擊的活動靶標!

           1991年1月17日爆發的海灣戰爭,是人類進入信息化時代后的第一場高科技戰爭。全新的作戰理論,全新的作戰樣式,全新的武器系統,徹底顛覆了戰爭的傳統模式和歷史影像。當戰爭序幕拉開,首先亮相的是從部署在波斯灣、紅海和地中海的美國海軍戰艦上發射的100枚“戰斧”式巡航導彈;第一波近千架次抵近伊、科本土進行空襲轟炸的,是從美國航母甲板起飛的艦載戰斗機。

           如果說,海灣戰爭帶給劉華清的是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的話,那么,發生在1993年的“銀河號”事件(注:1993年7月23日,美國無中生有地指控中國“銀河號”貨輪將制造化學武器的原料運往伊朗,制造了震驚世界的“銀河號”事件)和1996年“臺海危機”期間美國航母戰斗群抵近臺灣海域事件,則將“屈辱”與“憤怒”深深地烙印在了劉華清的心上……

           捍衛南沙主權需要航母,維護臺海和平需要航母,保障海外權益需要航母!

        1985年11月,劉華清訪問法國。

           為此,劉華清曾先后出訪美、法、英、意、俄等國家,并參觀考察這些國家的航空母艦。他毫不懷疑,在“霍布斯法則”主導的國際政治話語下,航母就是大國地位的“護身符”。美國第42任總統里根曾不無得意地說:“航空母艦是國際政治的筆尖!

           一股熱流——航空母艦論證預研的熱流,在中國國防科技工業界奔涌。自劉華清1984年公開倡導并組織開展航母課題論證以來,國內艦船、航空、電子等領域的專家學者群起響應,形成了前所未有的“航母熱”。

           最早付諸行動的是艦艇研究院。1987年10月,艦艇研究院首次航母學術研討會在青島召開。1988年8月,國防科工委幾位專家聯名上書,提出進行航母和艦載機發展可行性研究的建議。劉華清迅即作出批示,要求總參、國防科工委和海軍協同研究落實。1988年12月,國防科工委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兼秘書長聶力主持召開評審會議,通過《我國航母及艦載機發展可行性研究》課題,并報請國防科工委黨委批準立項,正式列入重大軟科學研究計劃。1989年1月7日,由國防科工委統一組織領導,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跨行業、跨學科的航母論證課題組正式宣告成立。1989年7月,艦艇研究院組織第二次航母論證研討會,著重就各分課題研究工作中提出的難點展開深入探討,并向國防科工委、海軍和相關工業部門領導進行了兩次專題匯報。 

           劉華清密切關注著航母論證研究的進展。1989年9月4日上午,他親自主持召開航母課題研究座談會。在詳細聽取課題組負責人所作的情況匯報和國防科工委幾位領導的建議意見后,劉華清明確表態:“航母可考慮‘八五’上預研的方案。如果問我航母和核潛艇以后如何排隊,我主張航母應安排在先!”

           在劉華清的關懷指導下,國防科工委組織來自海軍、艦船、航空、電子等部門數百名專家學者經過近三年密切協作,共同努力,完成了中國航母大系統論證工作。1990年7月,國防科工委向軍委上報了課題專家組編制的航母可行性研究總報告和一系列分報告。

           劉華清知道,航母工程獲準立項上型號,最大的問題在于一個“錢”字。為化解航母立項帶來的巨額投資壓力,劉華清要求國防科工委和總參裝備部,在航母的發展上要把預研費、研制費、裝備費結合起來,統籌安排;要和既定的艦船、飛機、武器、電子裝備發展規劃結合,而不是都掛在航母大項目里專門安排,搞大規劃,使上級無法研究,并明確交代“列計劃必須由中央軍委討論”。經濟實力尚難支撐,科技水平也有差距。為此,劉華清先后批準總參、國防科工委、海軍和工業部門的領導和專家學者,多次前往美國、法國、俄羅斯、烏克蘭等國考察航空母艦,并同意國防工業部門從俄羅斯聘請航母設計專家來華講學,還引進了部分設計技術資料。其中,艦載機系統是航母工程的重中之重。為盡快發展和提升我國航空工業水平,劉華清一方面力主瞄準國際高端市場引進先進航空裝備和生產技術,一方面面向21世紀組織協調新型飛機和關鍵設備的研制攻關,使我國的航空工業科技水平邁上新臺階,為艦載機研發創造了有利條件。

           為了掌控航母核心技術,凸顯后發優勢,劉華清曾嘗試過多種解決方案。早在80年代初期,他試圖與英國合作,購買或建造輕型航母,搭載垂直起降戰斗機。然而,由于英方要價過高,加之復雜的國際政治軍事背景,合作談判無果而終。

        “墨爾本”號航母

           1985年夏,澳大利亞退役的“墨爾本”號航空母艦駛進廣東中山港。劉華清聞訊,下令海軍裝備部和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抽調30多名專業技術人員,組成調研小組迅速前往現場對“墨爾本”號航母平臺進行全面考察和調研。

           1995年5月,從烏克蘭傳來消息:原蘇聯在黑海造船廠建造的一艘未完工的航空母艦準備出售,正在尋求買主。劉華清得到報告后,指示總參、海軍和中國船舶總公司迅速調研論證,提出可行性報告。事有湊巧。中船總公司總經理黃平濤受命前往烏克蘭,檢查劉華清親自批準的中烏燃氣輪機設備購買合同執行情況,即將啟程。劉華清急令副總參謀長曹剛川和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向他傳達指示:“增加一項任務,到黑海船廠考察‘瓦良格’號航母,看看有沒有購買的價值!秉S平濤不辱使命,從烏克蘭考察回國后,迅即呈上考察情況報告,并建議購買“瓦良格”號航母。

        “瓦良格”號航母

           此后不久,一個來自中國的大型航母考察團再次蒞臨烏克蘭,其成員囊括艦船武備科技專家和軍政高層官員。軍事科學院原政委、海軍原副司令員張序三中將和海軍裝備部原部長鄭明少將均在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時證實,這樣的考察團連續派遣過多次。海軍當時的思路,一是買個半成品,另一個是自行研制,前一種更適合起步!斑@也符合劉華清的思路!睆埿蛉袜嵜鳟惪谕。

           中烏雙方就“瓦良格”轉賣談判隨即展開。1995年12月,烏克蘭總統庫奇馬訪問北京。隨同來訪的烏克蘭副總理阿那托利·基納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證實,中烏雙方正就“瓦良格”轉賣進行談判。然而,中烏間的合作遭到某些大國的粗暴干涉。迫于壓力,烏方將艦載武器裝備拆卸一空,“瓦良格”號變成了一個“空殼子”。中烏雙方的談判就此擱淺,但中國官方和民間對“瓦良格”的關注興趣依然未減。

           1998年3月,劉華清卸任軍委副主席,脫下戎裝,告別政壇,開始一個普通“老倌子”的晚年生活。就在這一年,澳門一家名為“創律旅游娛樂公司”的老板徐增平,通過競標買下廢棄的“瓦良格”號航母平臺,并最終于2002年3月3日將其拖運至中國大連港。毋庸諱言,對于劉華清而言,未能在任期內促成航母立項開工建造,是其漫漫七十載輝煌軍事生涯留下的最大遺憾。在中央軍委任職十年間,特別是擔任軍委副主席以后,他曾多次主持召開有關航母的專題會議,并在軍委常務會議上,就航母工程適時立項上型號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與建議!爸袊话l展航母,我死不瞑目!”劉華清的這一誓言,已經深深烙印在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中。

        瓦良格號經改建后,于2012年9月25日交付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正式更名遼寧號。圖為遼寧號航母編隊在航行。

           2010年歲末,捷報再次從海軍機關傳來: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即將試航,首任航母艦長已獲中央軍委正式任命。在握別生命的十字路口,劉華清終于見證了他親手選拔培養的航母艦長登上中國航母指揮臺的歷史性時刻!

           2011年,人民海軍一個嶄新的時代——航母時代拔錨啟航了。

           2011年,航母夢圓的劉華清走了,他可以不用汗顏地去向老首長鄧小平匯報了。

           本文選編自政協全國委員會辦公廳主管、中國文史出版社主辦《縱橫》,圖片為編者所加。作者系海軍大校。

         
        主辦單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紫陽縣委員會
        技術支持:安康市電子政務辦公室  備案編號:陜ICP備05010534號
        EMAIL:283956432@163.com  地址:紫陽縣紫府路紫陽縣委大院  郵編:725000  電話:0915—4412008
        最佳分辨率1027×768 IE6以上版本瀏覽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无码
      2.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
        <span id="bacbz"></span>

          <table id="bacbz"></table>

        1. <span id="bacbz"><sup id="bacbz"></sup></span>
            <optgroup id="bacbz"></optgroup>